all靖。肉。

[誉靖]御花园嘿嘿嘿(上)

誉靖御花园嘿嘿嘿(上)


试试看有没有敏感字。


 


酒酣耳热,萧景宣把梁帝捧的乐呵呵的,气氛不要太好。


因为不会看眼力劲儿的萧景琰被自己行云流水骂了一顿退席叻。


萧景桓边看自己骂萧景琰一边“哈哈哈”的多喝了两杯喝大了下去缓缓了。


这下是我萧景宣主场了哈哈哈。


 


丝竹渺渺,琴乐飘飘,觥筹交错,其乐融融。但这些离萧景琰都很遥远。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小一会了,这一块地方偏僻是偏僻,但也甚少有人打扫,宫人们偷懒,枯枝败叶收拾的随意,积雪也清理的不甚用心,虽然穿着皮靴,寒冷还是从脚掌心凉到身上。


萧景琰缓慢的在黑夜中呼吸:新月夜,雪仍下,没有星月,火红的宫灯的辉映下,天空上不过是不见移动的雪云。面前自己口鼻中呼出的团团白气消散。萧景琰视线低垂,等待终归煎熬。他愣愣的看着白气消散,感觉小时候像是常常玩这种冒白气的游戏。想呵出一个长长的气团,只是这一次气息未免持续的时间长了点。就恰巧被邀约之人看见了。


“每次喊你过来都推三阻四的。这么不情不愿,叹这么老长的气,大年夜的真是找本王的晦气。”


萧景琰无语。心想自己也不愿意大年夜看见你。誉王。


萧景桓见萧景琰木着一张脸,眼神都是放空的了,心里就觉得有些乐,往前伸手指尖就要去触摸萧景琰紧绷的脸颊,萧景琰后退了几步,动作大的厚重的毛皮披风都掀起一角来。


他终于对他露出了厌恶的眼神来。


“誉王兄自重。”


“本王有多重,景琰不知道?”


萧景琰始终受不了这个哥哥衣冠禽兽的模样。转身要走。誉王一把拉住他,按在一旁的假山上。


“放手!”靖王殿下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扭那只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萧景桓看他眼神不对就知道他要使武功,低头就在他耳边说:“七弟明知本王要的是什么依然如约前来难道不是已经有所觉悟了吗,虽然本王一直喜欢你的欲拒还迎但是如果再伤着本王了,本王照旧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萧景琰反而哼笑了一声道:“我们一直不都是两败俱伤吗?”


“你知道太子比本王更想让你死吧。”


萧景桓就爱看萧景琰这种拿自己无可奈何又不能杀了自己的样子。这个眼神在那张消瘦英俊的脸上熊熊燃烧着恨意,那热度无时无刻不然萧景桓欲火焚身。


“非得现在?御花园?”萧景琰躲避着脖子上的大牙,咬牙切齿也不能停止正在掀起一层层衣物的禄山之爪。


“要么你早几天回来今天就不弄你,不然还要等到初五,”萧景桓推推搡搡的把萧景琰按在假山上:“转过去,本王可不想大年夜就看见你一副苦大仇深的脸。”冬天衣物多,萧景桓在萧景琰身下撩了一层又一层,不能反抗的萧景琰转过身去背对着萧景桓,脖子边也是一层一层的围了个严严实实,透出耳朵下面一块皮肤,黑灯瞎火的雪夜里竟然玉莹莹透出光来。萧景桓想他一定是在这弟弟身上中了魔了,这被风吹日晒的皮肤,竟让他这七珠亲王不舍得松口。


萧景桓对着那一小块裸露的皮肤又啃又咬,把萧景琰整个领口都几乎扒到了肩上,他猴急的边用半勃起的欲望在萧景琰身后磨蹭,解不开萧景琰的裤腰带就整个要往下拽,全身的重量都趴在萧景琰身上,比在床上做那事时还沉重不已。这誉王一年一年养尊处优,竟也是一年比一年重了。


下半段毋庸置疑全是敏感字

lo主看完饥饿游戏2再去继续


评论(18)
热度(102)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