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蔺靖】破产夫夫•好逑(中)

有原创人物注意。

有原创人物注意。

有原创人物注意。

蔺少阁主化名:曾进。萧景琰陛下化名:晋言

(上)


“谁是小叔!”蔺晨鸡腿都喷出来了。两位女侠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濯曜掏出帕子来在空中挥了挥,“你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怎么这般脏啊,可不要脏了晋哥哥。”

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晋哥哥。

蔺晨张大了嘴巴,整个人都被震惊了。

不是你刚才说他一把年纪的吗?转眼就叫哥哥了?!谁是你哥哥?!!!

我都没叫过他靖哥哥!!!!!!!!!

蔺晨放下鸡腿起身抓起萧景琰就要走,濯曜一下子站起来拽住两人的手,蔺晨不想被她碰到,一下子又把萧景琰的手放开了。濯曜拉出小手帕就给萧景琰擦手:“脏死了脏死了,刚吃完鸡腿就去抓人家的手,瞧晋哥哥这一手油。”说着又捧起陛下的手细细打量:“晋哥哥,你的手真是好看,又长又漂亮,姐姐你看。”还自己伸出手掌对比给冷漠瞧。气得蔺晨那叫一个吐血。

陛下的手你也敢碰!景琰快怒斥这个妖女放肆!

萧景琰已经处于蒙逼状态了,他活这么大,还没受到过女性如此殷勤,以前的靖王妃和皇后也都是端庄淑德,都还没拉过他的手呢。

陛下脸通红,尴尬又不好意思,大眼睛滴溜溜转,在两位女侠眼里看来特别的憨厚老实坐怀不乱。是一个非常适合做丈夫的料。

虽然蔺晨爆出萧景琰已有家室,但两位女侠却似乎并没有放弃,就连一向沉稳的冷漠也有后来居上的意味,一顿饭又是夹菜又是敬酒看起来有端庄又殷勤,把萧景琰吓得连连后退,他一后退左手的濯曜又伸出手来按住他的背,含泪道:“晋哥哥小心,别跌了。”只看得蔺晨鸡鸭鱼肉都食不下咽。

你们要不要脸了啊!都说了人家有老婆了还这么殷勤!现在民风这么开放了嘛!还有你个黄毛丫头,他一把年纪了你干嘛还这样做妖!摸那儿呢你!爪子收敛一点!………………恩……可不是叫作妖……。

蔺少阁主可稀罕的媳妇被两个女侠又是拍背又是摸手,也不好直接揍人——福远镖局大小姐和琅琊阁少阁主抢男人大打出手这个新闻他可还不想上江湖NEWS。又不能直接飞走——媳妇还在人家手里呢,简直没在桌子底下抖腿到地板抖穿。萧景琰你个大傻瓜。你拒绝啊!拒绝啊!!你说不要啊然后咱俩跳楼就跑。

萧景琰想说两位姑娘自重。向蔺晨望去,只见他双目喷火一般看着自己,心里又心疼又委屈。心疼因为自己给小偷送了钱,害得他一路上吃不饱睡不好的;委屈是自己又没招惹这两个女的,她们自己贴上来了,连已婚男人都不放过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再说了……如果把这两个女的气走了,这顿饭钱谁出?

勤俭节约已经破产的大梁陛下萧景琰向来对别人宽松对自己严苛,更看不得爱妃吃苦,就想怎么也赚点饭钱给蔺晨吃两顿好的也好啊,虽然琅琊山是快到了,如果让岳父看见少阁主瘦了,那多心疼啊(并不会),会不会不让蔺晨和自己处了(并不会)?

可惜陛下的内心并没有被少阁主领会到。少阁主满脑子都是萧景琰你不守妇道,由着被人吃豆腐还不懂得拒绝,是真傻还是在享受啊?这一大一小两种风格的美人在侧,难道萧景琰真想收了做填房?

这个想法把蔺晨自己都雷到了。

之前三十多年景琰一直被外放身处军营,登基后又久居深宫,晨妃娘娘宠冠后宫,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接触女性,他竟然忘记了当时见到萧景琰时自己都赞好一个美人,一块璞玉,他只知道一路上会有男的窥伺景琰,却忽略了这群行走江湖见多识广的江湖女!

真想把景琰就这么关在深宫里,或者琅琊阁中,只和他一人恩爱缠绵。

看着和两位女侠拉拉扯扯的陛下,少阁主黯然神伤,想走开,又怕景琰不知道被这两带到那里住宿,只得坐在那抖脚。萧景琰看蔺晨不言语,也抹不开面子推拒,哈拉之间,两位女侠提议道:既然两位公子旅费不够,不如和我们一起,当个护卫,送我们过琅琊山即可。

萧景琰说,晋言感谢两位赞助,可是我们男子与女子同行,这有损姑娘清誉吧。

两位女侠又是好一顿感慨晋哥哥真是为人着想,不过没关系哒,咱们走镖也是常常和男镖师一起的,再说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晋哥哥你就答应了吧。

萧景琰想想也并无不妥,当个护卫而已嘛,而且第一次和女侠同路,感觉很新鲜。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下榻旅馆的时候,两位女侠非要给两位男士要单间,萧景琰说不用不用我们睡双人间就好了不用那么费钱。蔺晨还不知道她们想干嘛?一定是想要了单间之后就可以找机会去调戏陛下,跳出来就说不行!你们晋哥哥晚上看不见东西,起夜得人领着去!

濯曜:让你败坏我晋哥哥的名誉!

蔺晨:要败也没你的份!

萧景琰:对不起啊就是这样。麻烦还是给我们一间双人房吧。

 

住进房间里,两个人收拾完衣物后都默默的坐着,都在等对方说话。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天,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过了而立之年的陛下先开了口。

“想不到江湖女子如此热情啊哈哈哈。”

蔺晨平时的潇洒活泼都没了,很是严肃的看着萧景琰,看得陛下心里毛毛的。

“靖哥哥。”阁主开口。

差点没把陛下吓的掉下凳子去!

你干嘛这样说话,吓死朕了。

呵呵,在我面前晋公子就自称朕了,陛下倒是对那两货很随意嘛。

蔺晨你怎么了。平时不是最爱美人的嘛,怎么能这么说两位女侠。人家可是请了咱们吃饭还给咱们付房租呢。

呵呵,是啊,晋哥哥是傍上了女财主就忘记了糟糠之妻了。

什么啊人家提供工作包吃包住,怎么就成了傍上女财主了。你简直无理取闹!

你才无理取闹!你无情!你喜新厌旧!你冷酷!你见钱眼开!

你才是无理取闹!我承认咱俩没钱了是我不对,你怎么能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别人姑娘的坏话?!

还姑娘呢,过两天就都是娘娘了,怎么样,陛下这趟出门一下捡两个美人,还不想想封个什么号才好。

一听他这样说,陛下也生气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更不用说绰号水牛的萧景琰。不会耍嘴炮的陛下对着梗着脑袋瞪着眼睛的少阁主,“你……你……你……”了半天,最后一擦眼角,摔门而去。

唉?………………哭了?

蔺少阁主放下伸出一半的手。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他也不知怎么就说出那些混战话来,想想自己都要抽自己。赶紧推门而出。

“晋公子,如果有什么伤心事,就说出来吧,憋在心里也怪难受的。”冷女侠正在大堂里坐在萧景琰身边,递上个白白的帕子。

萧景琰抹了把眼睛:没事,我弟弟说话总是没个轻重的,我笨嘴拙舌说不过他而已。

冷女侠道:晋公子,不是我说,你这个弟弟真不像你,对你不是很尊重啊。

萧景琰说是挺不尊重的。

还说公子你的夫人,即凶又悍妒呢。

确实。很凶,很爱多管闲事。

不是我说啊,为人妻子,还是要贤惠大度的好,我的母亲从小就教育我要贤良淑德,不要让夫君生气。

气得蔺晨一个鹞子翻身飞下一楼,抓着萧景琰的手就冲着冷漠冷笑:你妈能由着你爹在外面花,他老婆可只认一生一世一个人!就算他将来有了女儿,她妈也只会教她是自己的千万别放手,不是自己的别碰!贤良淑德能看好妖精勾引自己老公吗?!

蔺晨一开口,冷女侠也不甘示弱,曾公子,你不过是一个小叔,就这么护着嫂子,怕别不是背着晋公子和你嫂子私相往来吧。你兄弟的家事,也是管的挺多的啊。

蔺晨把萧景琰往身后一挡道:我管的多也是我的家事,你和他认识几个时辰,就要做他的主了才是管的真宽!

萧景琰说你对冷姑娘说话放尊重点。

蔺晨侧首道:你闭嘴!有人挤兑你老婆要上位我哪能忍下这口气!

陛下气结。

冷女侠要拔剑:看你也是有些本事的,本姑奶奶就教你怎么尊重人!

蔺晨嫌萧景琰碍事,一把推开一边,掏出折扇挑了那缕刘海,哼了一下蓄势待发:“看我待他老婆教训你这个勾引男人的……”

陛下对晨妃娘娘说,你闭嘴!

在蔺晨要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

蔺晨看着陛下,诧异,委屈,伤心。

蔺晨觉得自己一定是和萧景琰处久了,泪腺也连带的发达起来。

“你吼我……”晨妃娘娘声音都发抖。

萧景琰说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

蔺晨指着萧景琰又说了一遍,你为了这个女人吼我。

萧景琰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冷女侠归剑入鞘道:“哥哥教训弟弟,可不是天经地义。”

蔺晨飞了出去。

蔺晨像鸽子一样飞了出去。

蔺晨像鸽子一样飞了出去,却不知道是否还会像鸽子一样飞回来。

萧景琰就要去追,跑到客栈门口就被濯曜拦腰抱住。

“晋哥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当涂县呢,你陪我转转好不好嘛~”

待把濯曜从身上扒下来,蔺晨早已没了踪影。


评论(27)
热度(58)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