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蔺靖】破产夫夫·好逑(上)

有原创人物注意。

有原创人物注意。

有原创人物注意。

遵从 @困成狗的垃圾君 的《破产夫夫》设定。

蔺少阁主化名:曾进。萧景琰陛下化名:晋言

 @困成狗的垃圾君 的破产夫夫阁主吃醋梗。

真对不起啊内心感情不丰富的老尼写起谈恋爱就忍不住要掀桌……

【蔺靖】破产夫夫·好逑(上)

第一次那两个男人的时候,还是在金陵城里的一家客栈饭堂里。濯曜并不认为是因为觉得那两人的脸长得比路人好看那么一点,而是黑衣男人那奇怪的行为。

那个穿黑衣的男人,两手攥着个澄澄的冰糖葫芦串儿,一点一点的舔着第一个糖葫芦上的糖霜,一小截一小截的舌头伸出嘴唇,舍不得那个糖霜似的,舔的小心翼翼如同品尝美味佳肴。

就像家里养的那只猫小时候舔奶一样,看得濯曜一阵心疼。

多半是小时候家里穷,没怎么吃过糖葫芦,如今这么大的人了,得了一根吃起来就那么有童心啊。

真可怜。

黑衣男人旁边的白衣男人披散着头发扎着个小髻,看起来比黑衣男人年轻许多,一脸受不了的和黑衣男人说:“晋言啊,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舔着个糖葫芦了。我都后悔给你买了。”

黑衣男人抬起头,不解的问:“为什么?”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圆溜溜的那么瞧着白衣男人,濯曜不禁脸一红。

绝对不是因为他长得有那么一点帅。

“你看看四周。”白衣男人靠近了黑衣男人,压低了声音对他说。

濯曜见那黑衣男人抬起脖子,黑溜溜的眼睛环顾了四周一圈,然后立马底下头去。

为什么大堂里几乎每个男人也都神情莫测的低下头去,还有几个咳嗽了几声。

叫晋言的黑衣男子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又拿起了糖葫芦。

白衣男人似乎有些慌了:“唉你别吃了,别在这里……”

晋言一口咬断一颗山楂。用劲嚼了嚼。
濯曜听见一片抽气声。

不就是人家害羞了开始正常吃一个糖葫芦吗。这是什么反应啊。

和濯曜在一起的冷漠哼了一声道:

“天下乌鸦一般黑,连男人都不放过!”

 

第二次遇见这黑衣白衣的二人,是在官道上。白衣男人在埋怨晋言。

“叫你不要见着乞丐就给钱。现在还被小偷偷走了。我们这才刚出来就没钱了还怎么走啊,带你回去算了。”

晋言不高兴的一撇嘴:“那个小偷是个小孩子啊。肯定是为生计所迫不得已才偷钱的。”

“嘿你还有理了啊,早三十年你是白活了不成!这都是小流氓!是惯犯!”

“你是不知道饿肚子的感觉!那个孩子那么小,难道还抓住了送官不成。”

“你不把他送官,我们就要饿肚子了!回家了!”白衣男人抓住晋言的手就要往回走。

晋言刚要说什么,回头发现濯曜和冷漠二人,脸一红,在白衣男人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白衣男人听后疑惑道:“真的?”

晋言点点头。

白衣男人回头看看是两个女人也在行走。嬉笑着也在晋言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啊哈哈哈哈”的跑开。

晋言面红耳赤的就追上去要打。

“姐姐你看,这个晋言也不是傻子,肯定还是把另外的钱藏好了的。”濯曜对她的表姐冷漠笑道。

冷漠点点头。“有爱心有谋略。不错。”

 

第三次碰到这两个人是在当涂县(现马鞍山市)内。两人正牵了马进的城来,路边的面铺子里就坐着这一黑一白两人。两人面前都放着一碗素面,晋言正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夹去白衣人碗里,还念叨着:“鸡蛋给你吃,没钱买精细吃食你就多吃一点罢。”

那白衣男人也不客气,张开嘴就吃起那个荷包蛋来。

濯曜看不得白衣男如此待晋言,人家把蛋给他也不多谢一句就吃,真是粗俗蛮横!她跳下马来走到两位桌边。

“人家把蛋让给你,你也不谢一句?”

白衣男人吃了一半蛋抬起头来,嚼着蛋黄,从上倒下打量了她一番,咽下了蛋黄。

“你谁啊!?”

“你管我是谁!你吃了人家的还不给人家道谢?!”

晋言说没关系,是我让他吃的,多谢姑娘关心啊。

濯曜一看晋言和自己说话了,小腰一挺,下巴一抬。

“你看看你,一把年纪的人了,干嘛还让着他!他吃了你的一点表示都没有,世上有这种无耻之人都是给你这种包子惯出来的!”

一把年纪………………………………大梁陛下萧景琰表面看似面瘫不动,实际已受到言语攻击表情无法做出回应。

蔺晨看萧景琰明显是默默掉血了,嗓门就大起来。

“他一把年纪也是轮到着你来说的?!哪来的黄毛丫头管这么多闲事阿,回你妈那去!别影响我们吃饭!”

“嘿你这人真是忒粗俗了晋言你别和他在一起。”说着濯曜就去拉萧景琰的胳膊,吓得萧景琰赶紧站起来躲开她。

“姑娘我们不认识吧。”

蔺晨冷笑一下,端着碗喝汤:“晋言,人家两位女侠都跟了你一路了你怎么就不认识了。人家女侠赏识你你还推开人家,真是不给人家面子。”

“你怎么说话呢你!”濯曜抓住机会就挂在萧景琰身上,萧景琰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慌忙的用眼神示意蔺晨帮忙,蔺少阁主吞了口汤,最受不了景琰可怜兮兮的眼神了,刚要开口说话……。

“几次碰到两位也算有缘,不嫌弃的话一起吃个饭吧。”一直默不作声的冷漠说道。“两位随意点,我们请客。”

 

没办法。确实一直都没有吃饱的两人不想跟金主过不去,跟着两位女侠来到了看起来颇为高档的饭馆,进了一间雅间。期间萧景琰几次要推开一直挽着自己的濯曜,一边又说怎么好让姑娘请客他饭量很大的真不好意思真的不用了我们吃过了急着赶路呢。

“阁下真是多礼了,相逢就是有缘,两位都是一表人才,两位若是吃过,一起喝杯茶也好啊。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冷漠看起来倒是举止端庄彬彬有礼。

“在下晋言,这位是曾进。”萧景琰拱手施礼。

“没问你他叫什么啦……”濯曜看都不看少阁主,眼睛都要黏到萧景琰脸上去了:“两位同我们一路相遇,不知是要去往何处啊?”

“我们要前往琅琊山。”

冷漠闻言笑道:“那倒是和我们能同路,我们是去福建的。”

蔺晨撕了一只鸡腿,就问她,你们两位女侠即配了剑,不知何门何派啊?瞧着从金陵出来了就几乎一路同路,也是好奇。

原来呢这两位女侠是福远镖局的,刚出师的镖局大小姐濯曜和大表姐冷漠,来走一趟场子顺便去金陵收账回福建的。南下官道就那么一条,也是时机太巧,一路遇上二人。

冷漠给萧景琰倒了杯酒,笑吟吟的递过去,又问:两位此时去琅琊山,可是为何啊?

萧景琰:“探亲。”

蔺晨:“见岳父。”

濯曜一拍桌子。“没看见我在和晋言公子谈话嘛你插什么嘴!”

“公子已娶亲?”冷漠发现了华点。

萧景琰脸一红。

濯曜见他脸红,本来脸白的,突然也脸红了。

蔺晨刚被个小丫头一声吼想我擦你们这搞得什么鬼。他脸红了你还脸红个毛线!人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啊。拿着鸡腿也一拍桌子。

“他老婆又凶又善妒!你们可不要打他的主意!”

濯曜回头瞪了阁主一眼,水盈盈的美目中隐隐水花:“他有老婆,关你什么事啊!”

可惜阁主看多了高等级的,各种花样百出的“泪水涟涟”,对小姑娘功力尚浅的哭功根本不屑一顾,拿着鸡腿指着她:“因为我就是……大爷的……”萧景琰一脚踢上蔺晨膝盖,生怕他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疼的蔺晨呲牙裂嘴的。

萧景琰冲两位姑娘抱拳。“曾进他是在下异姓兄弟,爱争口舌,请二位原谅舍弟冒犯了。”

于是两位女侠异口同声:“原来是小叔啊……。”

两人双双打了一个冷颤。


评论(16)
热度(109)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