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誉靖】十三与七 章四(QJ破C之章)

对得起等待吧(ΦωΦ) 

不要在意错别字了嘛

lo主已化身誉王


【誉靖】十三与七 章四

是夜,因为靖王身体不适宿在纪王爷附上,宁王淮王和誉王也都告辞而去。太医前来诊治,回说靖王身体并无大碍,只是长途跋涉归来没有好好休息,加之惶恐不安心力交瘁,有些虚弱上火罢了。开了几剂调养的房子,纪王爷把太医送走,又来到了萧景琰休息的客室之中。

“皇叔。”七殿下起身迎接道。

纪王爷见他面前放着净面的水盆,脖颈面颊都擦红了,也不多说什么,扯着胡子笑了一下,示意两人相对而坐。

“景琰啊,你几日前去见过景桓,请他为祁王说情了?”斟酌了一下,纪王爷小心的问道。

“是的。那时我刚回金陵就闻听皇长兄下狱,先去拜访了三哥四哥和六哥,他们都无法答应,最后只有誉王说可以一试……只是如此而已。”七殿下回道。

“那他可问你什么没有?比如人名、书信记录、物件?”

“并没有。”

纪王爷小小的松了口气道:“那便好。”末了又对萧景琰吩咐:“若是景桓说要给景禹说情或者帮忙,问你要与景禹相交之人的姓名或者来往书信,你切记不可以给他。这事本来就想着今天要同你说的,见着景桓也来了还凑没有机会,正好你在本王这住下了,正好可以嘱咐与你。”

萧景琰不明白:“皇叔这是不放心五皇兄?可是侄儿拜托他之后,父皇确实把皇长兄放出来了啊。”

纪王爷摇摇头:“景琰。第一这并不意味着陛下圣心回转,你不见这几日还是下狱的下狱抄家的抄家?第二,景桓和陛下说了什么不假,但你怎么就能确定是给景禹求情呢?”

萧景琰闻听第二点,大惊失色:“那如果不是五皇兄说动了陛下,陛下又怎会放皇长兄出狱回府?就连皇叔你,不也是无法办到不是吗?!”

“对啊。连本王也无可奈何之事。为何誉王他办到了?难道这真的是兄弟情深吗?”纪王爷并不动怒,而是提点道。

萧景琰想明白了什么,只是也有一事不明:“誉王目前并没有问侄儿要过有关皇长兄的诸事或名单,他若不是为了落井下石,又是为何要答应侄儿多此一举呢?”

纪王爷也沉吟片刻。琢磨了一下,道:“现在和之前没问你要什么,不意味着以后不要,或者要点其他对他有益的东西……或者说,他的目标根本不在景禹。”

“五皇兄确实说过要谢礼,只是并未明言……当然,经皇叔提点,侄儿不会给他任何关于皇长兄的情况,但是皇长兄……皇长兄的事情是一点转机都没有了吗?”萧景琰在纪王爷面前,便不再掩饰自己的心绪,双眼已饱含泪光。

思及那个不惜逼宫造反取得天下的兄长,纪王爷长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景琰,你如今也是成人了,该知道命数这个东西,由不得人来左右的。”

“未免牵扯更多无辜之人,景琰你还是要分得清现实轻重为好。如果连你自己也搭进去了,那便是上天要无眼了。”

七殿下在纪王爷附上住了三日,一是纪王爷体谅他孤苦,也怕誉王去靖王府搅些有的没得欺负了七殿下;二是留他在纪王府,消息总比靖王府来的快些,免得萧景琰一个人在外不得要领,难免心焦。只是果然不出纪王爷所料,祁王出狱并不是一个好的开端,萧景琰在纪王处住着,纪王也不避讳他,下朝了便和他说事情的进展,竟然是愈演愈烈。早先皇帝便处置了一批头一回就谏言的大臣和祁王幕僚,似乎眼见祁王被放出,很多人以为无外乎虎毒不食子,开始了又一波的进谏调查,竟然落得个天天都有人被斩,菜市口的血都来不及冲刷结成了冰,得铲走的程度。

七殿下在回府的路上亲眼看见刽子手捡起滚落的人头,只能咬牙默想纪王对他说的话。

纪王说,为了你母亲,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还有母亲,那么多人已经没有家了。

太傅黎崇被抄家,贬为庶人;英王爷怒斥梁王听信谗言滥杀无辜,抄家被杀。梁王开始不仅处置大臣和平民,连皇室宗亲也毫不留情。

什么也做不到的感觉让萧景琰寝食难安。他明白皇帝根本不是放过了祁王,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

据说连宁王淮王也因给靖王说情差点遭到贬斥,因为皇四子献王力保宁王淮王,又提及景琰最小,尚不及资格参与祁王叛乱,三人才堪堪没有被贬流放。

献王还说,如果老三老六和老七走的近就是祁王同谋,那么老七也找过老五,老五也脱不了干系。

誉王说四哥你这是要对陷父皇与不忠不孝之地嘛?

梁帝大骂:你们这两个不孝子!

祁王再次入狱。家人充公。祁王府被贴上了封条。

萧景琰再也无法忍受沉默,得知消息后不惜闯宫也要面见陛下。他脑子里热热的,就是想对着那个是他父亲的男人质问:这是为什么?!!!

七殿下撂倒了禁军,也或者是因为他根本没带配件,禁军也不把这个刚成人的皇子放在眼里,但是养居殿的大门在萧景琰面前缓缓关上了。梁王的声音在里面不耐烦的传出:还不快带他出去,别在这里烦朕!

萧景琰看着那扇门和父子情分一样缓慢的关闭,在他看向梁王冷酷的双眼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箍在了他的胸口,尽是让他动弹不得

“父皇,景琰顽劣,就交由儿臣来教导吧!”

誉王大声向殿门关闭的养居殿喊道。声音中是隐藏不住的欣喜。

“去吧!”

皇帝的声音。

“不!!!父皇!!!父皇!!!别让誉王带儿臣走……父皇!!!!!你放开我!!”

萧景桓控制不住乱动的萧景琰,这个七弟认真起来力气还真是大,又是会些功夫的,自己虽然箍住他双臂前胸还是被手肘打了好几下,很是胸痛,誉王向禁军使了个眼色,一个重击之下,萧景琰的双眼阖了过去,在他晕过去之前,眼睛里映出的,是遮盖了天空的誉王不加掩饰的笑脸。

微博


不老歌暂时登不上去了。好了再补链接

评论(61)
热度(131)
  1. 肥啾深宅老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