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誉靖】十三与七 章三(补完)

又名:猥亵皇室 by  @言出必行的好垃圾  早先发的先行版是给某人解闷的。好在我赶在12点前发完了。

老尼:好啦下章就不猥亵了咱真刀真枪上

皇长子,祁王萧景禹,

皇二子,皇后所出。与宁王一起幼时染病,夭折。

皇三子,宁王萧景亭

皇四子,太子萧景宣 (比七殿下大四岁)

皇五子,誉王萧景桓(比七殿下大一岁)

皇六子,淮王萧景礼

皇七子,靖王萧景琰。


【誉靖】十三与七章三

 

萧景琰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靖王府,摒退了列战英戚猛,一个人坐在那里。

他想他再也不想再被五皇兄碰到任何地方了。萧景桓的语气、动作无一不让他恶心。如果说第一次是萧景琰他自己太过敏感,那么这次绝对可以确定萧景桓就是故意的了。他可能是比不了林殊那么聪明但也并不笨。虽然作为最小的皇子,在祁王的护佑下他并不熟悉那种虎视眈眈的眼神,但他的本能告诉他萧景桓对他不怀好意。他也并不能琢磨出这怀着的不好的意思是什么,但总归是与他来说不好的事情。只是祁王哥哥目前只是被释放出狱,少不得还得去拜托五皇兄再给父皇说说情,能解除了禁闭最好,这样祁王哥哥就能出门调查炽焰的冤情,还林家一个清白……。

今天从五皇兄那里失态的跑出去,本来是去道谢的话也没说,肯定是拂了五皇兄面子了。只是明日要在家等宣布及冠的昭书,再要去道歉也得在那之后了。

也不知明日父皇是否还会宣他进宫,几位哥哥的冠礼,都是父皇和各自的母妃在场,再由宫人束发戴冠,拜见双亲和各位叔伯,才算礼毕。明天他也不会提皇长兄的事,只是可以看见母妃这件事,就叫萧景琰欢喜不已了。七殿下吩咐下人赶紧去烧水准备沐浴更衣,要让母妃看到他精神还不错。

可是萧景琰第二天一早穿戴整齐,在靖王府从天明等到日落。都没有人带来宫里的宣召。

一直到这天天色擦黑,列战英才来通报说纪王来请去王府一聚。待来的纪王处,萧景琰发现三皇兄宁王萧景亭,五皇兄誉王萧景桓,六皇兄淮王萧景礼都围坐一旁,宁王淮王冲萧景琰点头问好,纪王端坐主位之上,疲惫的对他笑道:

“来来来景琰,今日是你的生辰,你的父母不能来此给你加冠,我这个皇叔还是可以的。……”

“可是母妃有何不妥?”萧景琰上前两步,急切的问道。

纪王摇摇头。“内宫之事本王并不清楚,只是现在也没发出静嫔的其他消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你也别难受,今天你这个冠礼,还是景礼和景亭给你求来的,我在旁边听了,景礼可是挨了好一骂呢。亏得景桓也复议,这才要到了昭书。”

萧景琰闻言赶紧先向三哥六哥叩首感谢,然后才感谢了萧景桓。这个时候的萧景琰,虽然感到悲伤,却也竟然有一种麻木的感觉。只是他没想到几天前对他的恳求拒之门外的三哥六哥竟然会记得他的生日,还冒着龙颜大怒的危险给他求得了昭书,心中未免还是一阵感激。

淮王萧景礼苦笑道:“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大事说不上话,只是总不能让我们七弟在过了二十之后还是半束不扎的,这也是忒不像话了。”

“只是没有给你束发的宫人,金冠景亭倒是给你准备好了,只能让你自己动手了。”纪王让下人捧出了一个金冠,让下人陈在萧景琰面前。

萧景琰的眼圈瞬间有些红。他这几日也是相通了,他已经被父皇抛弃了,没有受到悬镜司问罪已是万幸,只是和母妃隔离了,所有的荣宠也就在父皇一念之间,说到底,就连祁王兄长也不过是皇帝的儿子罢了。甚至在白天等待的时候还想过会不会来的旨意是也封闭靖王府。但现在看到这个简单古朴的金冠,他觉得似乎也还是能挺过去。

萧景琰接过冠来放在面前的桌案上,刚想说那我便自己来吧。誉王一下子站起来,走到了萧景琰身后才对纪王拱手而言。

“皇侄没来得及向父皇谏言给七弟颁布昭书,很是愧疚,所以就让皇侄来给七弟束发吧。”

大家都是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积极。明明在朝堂之上,在淮王被梁王训斥,连宁王都哆哆嗦嗦的附议议的时候他是一点也没表态,最后还是纪王站出来说皇子成年还披发实在有损皇家尊严给皇家蒙羞,萧景桓这才站出来说了附议。

纪王想,本来皇子及冠是应该有人给束起来的,景琰已经很可怜,再让他一人完成二十岁、甚至一生的大事,确实太委屈了,萧景桓作为兄长,他自己又愿意,给弟弟束发也不算什么。

“那你可得细心,这可是景琰成人后的第一次及冠啊。”

萧景琰想喊不!我不需要他!只是看着纪王叔那怜悯的眼神又如何喊的出口。只是眨眼之间,萧景桓已解开他发髻上的纶巾,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披散下来,把萧景琰不大的脸盖了个严严实实。他要去自己捋那些垂下的发丝,萧景桓的手指就擦过他面颊和鼻尖,盖住萧景琰的手背,按了下去。

萧景桓笑道:“七弟暂且罢手吧,为兄一定仔仔细细给你扎好了。你就耐心等待吧。”萧景桓把那些散落在面前的萧景琰的头发要捋到耳后,手指就从萧景琰的额头、面庞、耳后和后脖子处数次带过,还略过他的下巴,几个指尖弯曲在萧景琰的下巴滑了一道。

但是萧景琰不能动。

他忍受着萧景桓在他脑后抓着他的头发,像提着他的脑袋一样,从后颈的发根处一遍遍的捋到头顶上,每一次,他的手掌都整个的擦过萧景琰的后颈皮肤,像是不小心滑过,可是次次都紧贴着,灼的靖王的后颈敏感异常,不出意外的起了鸡皮疙瘩。

萧景桓在他身后观察他的反应。萧景琰全身都僵了,看来是很排斥他的。双手在腿上紧握成拳,手上触摸到的肌肤也很紧绷。他在忍耐他。萧景桓笑了笑。七弟真是好玩。

淮王看萧景琰闭目不语,像是很紧张的样子,誉王又微微一笑,打趣道:“五皇兄亲自给景琰束发,景琰这是紧张了吗?”

有点凄凉的场面一下子缓和了不少,连纪王也说誉王自己也是个皇子,千金贵体哪会给人梳头,别是拿了景琰的头发在乱扎一通,自己好玩吧。”

萧景琰抬头想说话的,萧景桓却故意又借着捋发,在他脖颈后面捏了一小块皮肉,指尖提着,拧了一把。萧景琰被拧的生疼,“呜”的闷了一声就要逃,被誉王用手掌从上而下按住了他的脑袋。

誉王一手捧了一把萧景琰的头发,一边笑道:“哪知道景琰头发这么多的,又长又滑,好生难以固定。”

纪王说你就好好给他梳,别弄疼了人家。

誉王哈哈笑笑,拍拍萧景琰的肩。“皇兄若是能疼了七弟,七弟可一定要出声啊。别让为兄一片好心,看起来倒像是在欺负你似的。”

萧景琰如何能出声。他只盼着萧景桓玩够了他的头发,就赶紧放开他。他确实扯得他很疼,故意的。

萧景桓很满意萧景琰的听话,因着两人靠得近,七殿下的背挨着的就是誉王的腿,萧景琰默默忍耐着的同时,几乎是放空自己的思绪的,只是他不想去想,萧景桓却是从身后有意无意的顶他……用男人的那里。

七殿下弯腰就要吐。

誉王还扶住他肩膀给他摁住,又向前顶了一下,虽然两人衣物不薄,但背后却清晰的感受到那团肉挤压过来的感觉。

“可是皇兄又下手重了?七弟你别动啊。别动。”

萧景琰生生咽下反胃的感觉。面色煞白。

“臣弟感觉不适,烦请誉王兄,快快动手吧。”

纪王淮王宁王也看出他状况不对,问他,萧景琰只说是思虑过多,今得皇叔皇兄照顾,心情激荡,气息有些不稳。

纪王立时催促誉王:“你还慢吞吞的干嘛!景琰都说不舒服了!还不赶紧给他戴好!”又说赶紧去喊个太医来给七殿下看看。

靖王扯出一个笑容来说皇叔不必喊太医了。是侄儿这几日没休息好。只是皇叔和各位兄长摆下的宴席,怕是吃不成了。

纪王忙说不碍事不碍事,改日给你补过也成,你都出虚汗了还是喊个太医吧啊,别让你母妃担心。

誉王赶紧三下两下把七殿下的头发扎好个髻,一撩衣袍就坐在殿下身边,捉了萧景琰手腕就要把脉。看得纪王淮王宁王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誉王什么时候就会把脉了。

“景桓啊……这个诊脉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什么时候还会诊脉了?”

誉王绷着脸,皱着眉头,一手撑在他跪坐的大腿上,一手手指扣住靖王脉门,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号脉。只有七殿下知道,誉王的另一只手,在摸自己的大腿。

没错。萧景琰很肯定。誉王确实是在摸他。

不然他再也无法解释这种揉捏对方肌肉,从大腿前侧滑倒大腿内侧,按压他腿内侧的皮肤,来回摸动的动作是兄弟之间会做的。感情誉王常服衣袖宽大,又是侧坐,扣着脉的那只手的袖子和桌案把这些小动作挡了个严严实实。

萧景琰觉得自己也不能任人宰割。

七殿下皱眉,“哎呦”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淮王赶紧站起来走过来问怎么了怎么了。见萧景礼跑过来关心弟弟,萧景桓也得放手,说着什么号脉果然复杂,皇侄才疏学浅还是不会的哈哈哈。

淮王说景琰你何必这样为难自己。人都憔悴了。皇叔能让景琰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太医来吗?

萧景琰抓住六皇兄的手,一字一顿的说:

六皇兄,烦请为臣弟最后着冠吧。

室内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萧景桓的脸色也不大好看。拂袖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三皇子宁王萧景亭见众人久不出声,也只能干笑说肯定是誉王手重,扯痛七弟了。

纪王只是不说话,他狐疑的打量靖王。虽说这孩子是一夕着难,只是怎么扯痛了头发,眼圈就红了?

淮王赶紧扶七殿下坐好。轻轻给他戴上最后的金冠。

“我们小七终于也成人了,头发束起来,真是好生俊俏。”又道:“只是景琰你脸色真的不对,就在纪王叔这休息一下吧。”

众人只是关心七殿下,却无人注意誉王萧景桓,满足的喝干了自己的酒樽。

好一朵破茧而出的羽蝶。算不上幼滑的皮肉和比女人柔韧紧绷的肌肉倒叫人爱不释手。

离正月初一还有十天。

 


评论(30)
热度(103)
  1. 爱滴方式深宅老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