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蔺靖】水深火热 3

写在前面:老尼我今天得知好友A的合租室友B因为脑膜炎一个人在出租屋里走了,A在外找房子有几天没回家。还是被另一个去探望的妹子发现的。然后喊她一起去收的。……只是脑膜炎而已。一个人就没了。

虽然说出门在外,但是还是和固定的朋友或者父母保持联络吧。

自己照顾好自己最重要。

逝者安息吧。

我本来想写剃腿毛……可是管不住我的麒麟臂又污了……于是这章只能塞下神仙面霜使用2.0

【蔺靖】水深火热 3

陛下又出门办公去了。蔺晨觉得亲亲陛下上班好累哦。要上班就不能尽兴的滚床单:不能尝试那些好玩的知识,不能在脖子上留痕迹,亲小嘴不能用力,早上起来了不能乱啃,只能做一次(虽然机智如少阁主找到了破解的方法,就是一直不拔出来,弄了几次之后陛下才发现蔺晨歪曲了他的意思,为此萧景琰满脸通红气息不匀趴在床上说我的意思是你只能在里面射一次不是一晚上就放进去一次,你这样让朕怎么上朝啊那个椅子很硬的。于是少阁主就心疼了,乖乖忍耐。)而且抱得时候明显感觉到陛下的肉少了,腰瘦的一只手臂一圈就能环绕,害得自己在后面看了都不敢用力,简直嬛嬛一袅楚宫腰。

看来虽然有静太后在,景琰还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啊。

想到太后,蔺少阁主好险想起应该去见下岳母,这不都回来第二天了,再不去看看人家老人家脾气好也心里不舒服。

于是少阁主使唤了陛下给他派的几个小太监好好的打理了一下自己,抹了一点神仙面霜,走去静太后那里请安。一路遇到不少宫娥太监,大家一起鞠躬问候:

“蔺大夫好。”

 

静太后正抱着小太子陪小太子在玩耍。见通报“蔺大夫来了”,就宣见面。蔺晨见到长辈还是很正经的,做个揖老老实实的。

“草民蔺晨见过太后娘娘,愿太后娘娘万福。”

静太后说你起来吧。坐。

蔺晨在一旁恭敬的跪坐好。又说:“其实前儿晚间就到了,先去见了陛下,想着太晚没来给您请安。昨儿又去查了一些事情,回去的时候也晚了,故而拖到现在才来拜见您老人家。望太后海涵。”

太后抱着太子,看他吃榛子酥吃的满口都是,渣也掉了一前襟,便给孩子拍拍边回:“蔺大夫江湖中人,来宫里也是惯了的。你帮皇帝的恩情,哀家也是知道的。只是皇帝事务繁多,平日尚且不关心自己的身体,还请蔺大夫多多顾及,不要让陛下有所虚亏,耗费心血。”

蔺晨答是。

太后又问:“听闻你这次进宫要待上一个月?是有什么事吗?”

“恐生多变,在下还是觉得呆在陛下身边为好。至于留宫的时间,要看陛下如何决断。如若一切顺利,半月也是可以归还的。太后无需担心。”

静太后看着蔺少阁主点了点头,颠了颠手中的太子,又道:“只是皇嗣人丁稀薄,皇帝现今也只有一位皇子,若是皇帝多有几个皇儿,哀家也安心你来。选妃的事,还需要蔺大夫量力而行。”

蔺少阁主回说:在下明白。

临走的时候,静太后亲手把装着榛子酥的盒子交给少阁主:“本来做了更多的,只是太子和他父皇一样爱吃,不知不觉就只剩这么多了。不过你来了也好,哀家也可以歇息几日了。”

“御膳房已经备好了各种材料,蔺大夫烦请照顾皇帝吃食了。选妃在即,陛下的身体要调理好。”

蔺晨想,陛下的女人这个环节还真是逃不过。

少阁主回到陛下寝宫收了些鸽子又放了些鸽子,赶紧去御膳房把面给揉了先,磨榛子粉的时候有小太监来通报说陛下传蔺大夫一起用膳。

萧景琰已经把十二旒冕冠摘下了,还是清清爽爽带着他平日就带的金冠。远远穿着那身黑色王袍坐在那里,那么大的眼睛就往门口盯着,少阁主过来在门外就看见他,对上他的视线,陛下就笑了。

蔺晨三步两步跑了过去,心道:我的小水牛、我的小黑熊、我的小花鹿,便是为你而死也只愿你长命百岁,福寿安康。

陛下看蔺少阁主蹦达到面前一屁股坐到身边盯着自己看,立时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朕一通好找。”

“在厨房呢!太后让我照顾你饮食,这不是还答应你了一个月的榛子酥嘛。”

蔺晨眼看着陛下听到“榛子酥”就咽了一口口水。心道可怜的娃你真好养啊……。

陛下轻咳了一下,道:“你也不必事事躬亲,横竖也知道你是说着糊我的……没给你什么,整好再让你做活。”

蔺晨过去握住他的手,陛下的手在层叠的衣服下和他十指相扣,温暖而坚硬。

“太后的意思是,怕在下伤了陛下龙体,精神不济啊!”悄悄说。

陛下低头踢了少阁主一脚。

少阁主一手握着陛下紧扣的手,一边得意的撩了下头发。

“谁让在下年轻貌美呢身强体壮呢~陛下可要多吃一点,不要后续乏力啊。”

很容易害羞的陛下反而抬起了头。笑道:

“那蔺大夫心宽体胖,位高权重,可不是要扣着点吃。荤菜就不要吃了吧。”

言毕两人都笑做一团,少阁主少不得在陛下耳边下威胁:看晚上怎么整治你。

 

午膳间两人朝里朝外的情况说了一通。难民的事派了言豫津去协调帮助,拨粮保安,特别嘱咐他要小心大渝的奸细混过来。小言侯爷这三年来对上下协调,出使对外还是做得既尽责任又不卑不亢的。而且参加过三年前的对渝战争,对边境一带地形民生多有了解。

至于湘潭县河道淤积水灾事故,派了廖庭杰过去,他原为皇后一党,但萧景琰念其并没有参与叛乱,又是一表人才,对他还是委以重任的。而此人也确实兢兢业业,有些小脑筋也并没范原则性的错误,还算是后起之秀之一了。他忠肃侯小侯爷在朝中人脉不差,派去调查河道淤积水灾,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蔺晨说还好,大渝那边确实是趁乱混入了不少奸细,这些奸细行动目标明确,一入境就往境内直奔而来,分散开去,各个州府都有奸细潜入,好在目前他们还在按兵不动,并不确定目的是什么。

而水灾情况比较奇怪。湘江的河道自陛下登基后每年都清理疏通,前三年都没事,现今都该算是熟练的差事,挖破了堤坝事小,挖通了什么事大。而被挖通的地方是一个类似地窖一样的地方,平日有人把守,是湘潭县一个地头蛇的仓库。存了些什么、为什么挖泥巴会挖到地窖、为何今年才出事,目前琅琊阁还没获得具体的信息。

最后,琅琊阁少阁主还说,陛下需要朝臣中品性端庄的适龄女子资料不?不收费。

陛下喷出一口茶来:“不需要!等等你怎么不早和朕说要收费!?”陛下心里嘀咕,朕的小金库本来就没多少钱还都买丝绸布匹好茶叶了啊。

蔺少阁主说琅琊阁向来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啊,什么时候做免费的买卖了?

陛下下巴一抬。说反正你在这宫中飞来飞去这么多次了,对朕的财产还不是一清二楚!现在没钱!

蔺晨给他逗笑了。他哪会要萧景琰的钱啊。少阁主躺到陛下床榻之上,拍拍褥子。

“行,反正你是皇帝,欠钱跑不了。肉偿吧。”

不老歌

评论(18)
热度(69)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