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野合·水中嘿嘿嘿(下)

《七仙女与放牛的》正篇从这里开始


蔺少阁主次日醒来,怀中冰冷,空荡荡的手臂里却没了人。

这不对啊。天色刚蒙蒙亮,帐外的士兵尚且没有多少人,景琰就算去请安也不会这么早啊。再一看,那套红披风的盔甲放在一边,蔺晨急了,这荒郊野地的他没穿盔甲跑到哪里去了!一把掀开帐子,迎面看见列战英打了个哈欠。

“你们殿下呢?!”少阁主一把把看起来就很困的列将军拽住了。

列将军生无可恋脸。还好没翻白眼。懒懒的回答他:“殿下不让告诉你。”昨天给你们又打扫帐子又换席垫的,还一大早就被喊起来看门真是够了啊。

“啊?”什么叫不然告诉我!?

“总之殿下让先生别乱跑,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他没穿盔甲呢!这万一还有誉王的余孽怎么办!”

“我们殿下虽然武功没有先生这等江湖人士高,好歹也是领兵打仗的亲王,这附近也都是禁军,请先生不要怀疑殿下的能力。”

蔺晨想吼他你知道个屁,因为实际上,他是为了夏江逃脱一事才来告知梅长苏的,只是这个消息他昨日只告诉了长苏和景琰,在皇帝知道前,别的人还是少知道为好。于是只能放了列战英,冲进梅长苏的帐子。

梅长苏被他从睡梦里摇醒,听完原因,翻身又躺了回去。

“你们昨天闹了那么久,还好意思问我他去了哪里。去西边草甸那里看看罢。”听的蔺晨飞身出去,梅长苏又叹了口气。

静姨,真是对不起。

 

蔺晨运起轻功在九安山的旷野中急奔。这里几日前还是横尸遍野呢,景琰一大清早孤身一人没带防护去了哪里?他不知道还有打散了的誉王旧部嘛?!

行至九安山皇营以西几公里处,耳听的潺潺水声和泼洒之声,疑惑之余循声而去,草甸中豁然有一处凹陷的溪水,从山上流下的的泉水在此处宽缓的河道汇聚一堂,只是地势低凹,被草丛掩盖,蔺晨寻人心切竟一时也没注意到。

转头一看,一匹枣红马被拴在溪边树干上,乖巧的啃着地上的草。

带着亲王鞍鑑。

可不就是萧景琰的马!

再看看前面,岸边尚且干净的草地上放着叠的整整齐齐的玄色衣裤和白色里衣,衣服上放着靖王殿下常用的金冠和发簪。鞋子也排在一边。

蔺少阁主这才呼出一口气。悄默声的找他的殿下在哪里。

不老歌

长微博备份


殿下只是在泪目他逝去的节操

评论(25)
热度(135)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