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誉靖】十三与七 章一

梅岭下大雪。应该是冬天。下雪无非是十二月一月二月。为了剧情需要设定靖王水瓶座1月20日-2月18日之间的生日。

 

第一章

 

“你来求我,总要付出点什么吧。”

面前的青年被他此言给说愣了。好半天都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一双眼里有不解、更多的是对话语之中的冷漠而感到的震惊。

萧景桓看着这个向来和那个张扬跋扈的林殊混在一起,又因为最小而受到那个祁王疼爱的弟弟吃瘪。心底就一阵畅快。

你不是有长兄疼爱吗?现在你的长兄在哪里?你不是有至交好友吗?你的好友又在哪里?你小小年纪备受关爱,也是一副恃宠而骄的样子,身为皇七子竟然也能作为使臣出使东海!哈哈哈,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没有祁王庇佑、没有赤焰少帅!你就是一个医女所出的孩子罢了!身份卑贱!一无所有!没人听你说话!就和我一样!

誉王心底简直大笑。

面前的青年从来没有的无助可怜的模样,那样拘谨的跪在那里,低垂着头颈,以往舒展的浓黑的双眉拧在一起,那双总是洋溢着明亮的双眼竟然泛着朦胧的水雾。

哎呦。这是要哭吗?还没发现老七有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呢。

那双眼睛眼珠是淡褐色的,又圆又大,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完全不似自己的眼睛狭长。以前只觉得他作为最小的孩子受到宠爱是自然的,时时都是神采飞扬,欢乐的喊着父皇、小殊。现在的萧景琰得知好友作为叛党被诛灭,最仰慕的皇长兄也受到株连下狱,处于前所未有的惊慌中,这种惊慌谁都看的出来。谁叫两个逆贼都和这位皇七子私交甚厚呢。仔细看看眼圈确实是比平时红,想必是为了林殊哭过了吧。

萧景琰确实被萧景桓的冷漠震惊了。他想拜托哥哥们给父皇说情,先去见了二哥,但二哥闭门不出;三哥只是告诉他自己无能为力;转到五哥这里来,萧景桓让他进了客室,在他说明来意之后也并未直接拒绝只是要求回报。五哥本就与他不是很亲近,再加上出了这种与“乱臣贼子”有所牵连的兄弟,没有避之不见已是念及旧情了。而且亲有远近之分,即便是亲父子,兄弟也有七人,想必大家感情也不是一样亲厚的吧。托人求情办事,别人提一点要求也是应该的吧……。

思及此处,萧景琰又是先行了一个礼,趁机吸了吸鼻子,端正坐好道:“臣弟身无长物,但若是皇兄开口,臣弟定然会去寻来,双手奉上。……只求皇兄能在父皇面前替祁王哥哥说句好话,把他从牢里放了吧。”

萧景桓伸手把他小弟弟的伏在膝前的手托起来,执在手中:“大家兄弟一场,为兄自然不会如此无情,向你索要金银钱财……”萧景桓看着萧景琰不加掩饰的喜悦,问他:“七弟是过几日便是要束冠了吧?”

萧景琰又愣了一下。他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马上要20岁了,届时是要把半披的头发全部束进发冠之中了。只是这个日子,早先都是盼望和长兄小殊一起渡过的,如今……父皇理也不理他,只怕也是忘了吧。

只是五哥竟然还记得。萧景琰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暖意来。

“是的皇兄,三日之后便是臣弟生辰。臣弟多谢皇兄还记得。”

听闻此言,萧景桓对着小弟微微一笑。

萧景琰萧景桓执在手中的掌心,被指间扣了一下。

萧景琰不明所以的看向他的五哥。

萧景桓的手指不禁在他手心滑动,双手拇指也按捏着他的手背。萧景琰完全不明白兄长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泛滥而起,心中说不出的不对。

萧景琰抽了几下手,想赶紧把手抽回,不知为何心里有点恶心。萧景桓牢牢捉住他双手不放,笑道:“为兄还没应允你呢,七弟这就是要走?”

“那请五哥放手吧……这样好生奇怪。”萧景琰强忍着恶心,逼迫自己冷静。

萧景桓十分愉悦,他几乎是一瞬间就知晓自己想要什么,他也想过是不是现在立刻就把他想要的东西要到手,但看着萧景琰如惊弓之鸟一样,萧景桓即刻便知道珍馐佳肴不急待一时,猎物在捕食之前,玩一玩猎物也是应该享受的规则。

“七弟莫慌,”萧景桓还是抓着他小弟的手——萧景琰已几近僵直了——萧景桓把那双手拖过来,拖到自己面前。

“即便我去说情,父皇也不一定会听,我今日便只收一点定金。”说着,萧景桓的舌头舔过七皇子的左手。

萧景琰立时把自己的双手夺了过去,站起来,手上唾液湿润,舌头接触的感觉那么鲜明现在仿佛仍然还贴在手上,他想擦,又不知擦在哪,只得硬生生的停在空中。

“皇兄……这是为何?”

萧景桓反而不介意他几乎推倒了自己,坐坐正,大度的笑道:“这样我便预收了定金,如果七弟觉得之后进况满意,再来答谢我也不迟。”

即便是山中的狼,一个小崽子,落了单,也不是好猎手的对手。

萧景琰听他此言即是答应帮忙,勉强扯出一个笑脸来,拱了拱手。

“那,那就劳烦皇兄了。请恕臣弟先行一步了,皇兄留步。”

萧景桓看着他逃也似的背影,不出声的笑了,把盘着的腿竖起来活动一下。拿起杯子要喝口茶,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茶已经凉了,萧景桓的心却开始热切的鼓动起来。

 


评论(14)
热度(89)
  1. 爱滴方式深宅老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