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蔺靖】水深火热 2

没错这玩意特么的还是有剧情的

老尼不会写谈恋爱,好累

正文如下:

陛下醒了。

先是拎开蔺晨挂在胸口的手。然后踢开搭在腿上的腿。把蔺晨往里踹一下。给他把被子盖好。

高公公才敢带着小的们开始伺候陛下梳妆……啊,不是,束发。

陛下今天工作也不是很顺利,大家都在唬烂陛下。

今天主要有三个议题。

1:大渝因为冬季雪灾,有大量难民涌入梁国境内,给两国交界处的治安带来很大的困扰。

2:湘潭县冬季整顿湘江淤泥河道,竟然挖破了堤,冬天也能闹水灾陛下也呵呵了。

3:陛下!大孝已过您该选妃了选妃了选妃了选妃了!!!————此处沈大人面部扭曲,蔡大人义愤填膺。

陛下想详细谈一下题1题2,然而在询问“众卿何看”时大家非常不积极。因为经历了新皇上任三把火,加上咱们陛下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自然是出力不讨好的活儿。新提拔的多少已被官场抹掉锐气,不愿出勤;老臣留下来的不是七老八十就是久居官场,更是油滑,竟然用上捧杀招死道友不死贫道。沈蔡二位要顾及自己部门,到是想指派,却百呼不应。

陛下只好丢出杀招:明天户部工部上交一应处理法案及派遣人员。

大家对第三题兴趣好高哦!

礼部展开猛烈的炮火攻击。

陛下的左膀沈大人右臂蔡大人做观望柱子状。

礼部对陛下人身攻击说延续子嗣是头等大事陛下你三十好几了只有一个儿子说不过去啊。

柳国仗说你们什么意思是说皇后不贤德吗!

和柳国仗有过节的兵部李尚书跳出来说还不是因为你提议陛下裁剪宫人,借着放人把适龄宫女放出去好大一批。

陛下咳嗽一声,说沈尚书咱有那么多钱选秀嘛?

沈大人说陛下没有。

陛下说好那你去和李尚书把长林军的冬季军需配备一下。散会。

听了一堆废话陛下肚子饿了。回去看看蔺少阁主有没有起床。没有。于是陛下只得把人从龙床上拔出来。陛下好委屈。昨天被折腾的是他,为什么早上早早爬起来的也是他,而这个全国皇妃的公敌还在这里睡大觉!

陛下捶了那只打哈欠的皇妃公敌一拳。

皇妃公敌用没漱口的嘴巴在陛下嘴上吧唧了一下。

两个人一起漱口等吃饭。

白天陛下看太后。太后说蔺公子又来了吧,来就算了,你可要分清楚主次,一定要注意身体。你都三十奔四十的人了只有一个孩子实在说不过去啦。

然后陛下去办公。吃午饭喊蔺晨的时候少阁主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陛下稍稍有点难过。说好了待一个月吗?难道是只是晚上白天不算?!

等下,谁知道是真话假话啊……算了。

掌灯时分,陛下看折子累了,取出太后做的榛子酥磨牙。说好了做榛子酥的啊……。

冬天的被子就算被烘过了还是冷。估计是床太大了。

一醒来身边一张放大的脸,鼻子里喷着气。

陛下一生气就把人推下床去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当皇宫是客栈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高公公感紧让众人退了出去。

蔺少阁主从柔软的地毯上爬起来爬回陛下的被窝。

“我一直在你家没走出去啊……昨天晚上回来看你刚睡就没吵你。”

陛下就襒着嘴。

“对不起啦,昨天去户部和工部对比了一些资料,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发了些鸽子确认情况回来晚了哈。”边把陛下头发理理顺

陛下想到昨天确实看到不少鸽子在皇宫上飞来飞去的,对啊冬天怎么可能会有自然飞翔的鸽子吗。

“你有疑惑?”

“还挺多呢,等会详细说给你听。你等会上朝,谁要是出了什么主意,你准就是了。”

“你还能未卜先知了?”

少阁主在陛下胸前蹭了蹭:“琅琊阁无所不知。”

“那好吧。”陛下跨过少阁主起身,唤了高公公进来洗漱更衣。

高公公和他的孩儿们今天也很有礼貌无法直视。

“景琰我来帮你束发吧?”少阁主贵妃醉卧式躺着,从龙床的帘子后面看陛下净面。

“不要啦。你哪会做这个。朕赶着上朝呢。”

“唉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会呢?不就是辫小辫子吗!我会!”

“你成天披头散发的,谁信你!”陛下做到小板凳上,有太监过来梳头发。

少阁主就不干啦。不睡回笼觉了一下子窜起来把小太监挤开,夺过梳子来。

“别闹。”陛下笑着躲开梳子攻击:“这可是早朝呢。明日再给你玩如何?”

高公公也过来劝:“是啊已经快到时辰了呢。若是陛下因为束发而迟到,可是不好听啊。”

“说的也是……”蔺晨把梳子丢回给太监,站在旁边看镜子里的萧景琰。

真好看啊。宽广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圆圆的眼睛也在镜子里看着他。陛下的颧骨比起三年前消瘦不少,皮肤却比之前行军打仗时白了些,想来还是金陵的水养人。不过还是琅琊山的水更养人,说到底还是没有我皮肤白。少阁主想着就笑了。他噗嗤一笑,陛下看着他也笑了。

真好看。少阁主心里开了花,拿起陛下案子上一个小圆盒打开来。

这冬日暖阁里竟也弥漫起一股竹叶的清香。

蔺少阁主一看盒子里的东西就不太高兴了。

“怎么还剩这么多啊!你没有每天都用吗?”

陛下还奇怪的反问他。“谁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上次落在这里。谁敢乱用啊。”

蔺少阁主几乎痛心疾首。

“这可是药王谷特制的玉肌膏啊给你擦脸的啊。……还剩这么多,看来是要过期了。”

“你晚上来了天亮就走,丢下这个东西一股药味。还以为是你备下什么药呢。闻一闻就放一边了。”陛下看少阁主似乎很疼惜:“搽脸的东西很珍贵?”

“卖只卖千银也罢了。只是它限量供应,抢都抢不到。且一个季度就过期无效了。”

陛下也很痛心疾首起来。一千两银子啊!!!一瓶搽脸霜?!!!

但是陛下是见过世面的人。陛下说:“哼。不就是瓶搽脸的嘛。宫里又不是没有。再说朕堂堂男儿要什么搽脸的。”

蔺晨扣了一大坨pia在陛下脸上。

“江湖女侠对这货抢破头,出外旅行保湿补水还美白抗防晒,见前男友前厚涂做面膜第二天有奇效。江湖号称神仙霜,白天多涂点,晚上再做个面膜吧!”

说着撸撸袖子给陛下抹面霜。

从眉心往发际线推,覆盖住鼻子,被捏双颊的陛下看起来活像琅琊山上的松鼠。

高公公表示活久见。

梳头的太监早就很识趣的不说话鞠躬直角。

陛下觉得很新鲜。从来没有人这样玩弄他的脸。或许可能在很小的时候,母亲这样逗过他,现在有人这样做,他只觉得亲昵,并不生气。

蔺少阁主用大拇指推匀了神仙霜,很满意他手下这个面人儿。想去吧唧亲一口,想到自己没漱口,要是亲了陛下陛下又要重新漱口,那神仙霜就白抹了!

啊不开心。以后还是早点刷牙吧。反正,也要天天给督促景琰用。不然放着就过期了。还能摸摸殿下的小脸呢~

我为陛下抹粉(算吧)了呢。都说为悦己者容。就是为我所容。想想还真是小激动。

于是陛下去上班了。蔺少阁主觉得要好好列一张快递单子。

飞翔吧!鸽子!


评论(18)
热度(110)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