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帐篷盔甲嘿嘿嘿(完)

 @垃圾就是手速快 关键字:帐篷·盔甲

昨天发的之前被屏蔽了。

琰琰穿的是这套盔甲:


背后的披风非常长,长到拖地。

已知阁主和殿下去九安山前就嘿嘿嘿过了。好了。正文如下。

帐篷盔甲嘿嘿嘿

 

“听说靖王殿下受伤了我来看看。”洪亮的嗓门在账外响起,来人走路带风,人未到声先到,不羁的声音中带着不耐烦和关切。烈战英还没来得及拦住来人就跨进靖王的营帐,只能无奈的站在这人身后,咳了一声,无语看殿下。

“殿下。蔺晨公子来了。”

萧景琰抬首,眼神和琅琊阁少阁主撞在一起,少阁主一甩头,很是潇洒,摇着扇子就走到靖王殿下的桌案边一屁股坐在殿下身边。

简直是开屏的白孔雀。

“怎样殿下?来让蒙古大夫看看伤口吧。”丝毫不顾忌烈战英在场就抓萧景琰受伤的右手。

萧景琰抱着绷带的右手被蔺晨抓在手里,还握着一只笔,在指尖动了动。

“战英,你下去吧。”萧景琰已经习惯他动手动脚,这家伙还算给面子,知道烈战英是“自己人”才这样不拘形骸。

烈战英看了看那只白孔雀,只能再次咬碎牙齿吞进肚子。行礼退出了靖王帐。

两人听得烈战英在账外吩咐守卫的士兵:离远点,靖王要小憩,甲叶子声音太响了。

蔺晨呵呵一笑,任然握着萧景琰受伤的右手,旋身就卧倒在靖王腿上。

“战英到是识趣啊。”一边取了萧景琰手中的笔放回案上,执了那手细细看来。萧景琰让他靠着,反正因为右手受伤,写字就很麻烦写的慢,看见蔺晨也能放松一下。

“都是先生素来口无遮拦,战英也是为了先生着想。”他微微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肚子上的蔺少阁主。那人有意无意用脑袋蹭着大腿内侧,让萧景琰不得不在意起来。

蔺晨看似在端详伤手,实则抬眼看向面无波澜的殿下。“都说小别胜新婚。我的夫人不禁小别,还打了场仗,逮了一个太子,还受了伤,可不是要为我着想,有多远站多远去。”

亲自守在靖王帐外的烈战英内心有一百个咆哮的誉王跑过去。

靖王殿下的脸腾的红了,一双眼瞪圆了,分辨道:“什么小别胜新婚!谁婚了!起来!”一边就要站起来。

蔺晨就贴过来,在靖王殿下面上啃了一口。“自然是我婚了。我见到你就昏了。荤的厉害。”

“别说浑话。这可是在军营里。人多……”可惜蔺少阁主向来对于让靖王殿下不出声是有一套的。

舌尖扫过萧景琰的牙齿,蔺少阁主一贯笑眯眯的眼睛里有一股寒意。

“你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想你吗?一想到你也在九安山我就昏的厉害。就算长苏在,能动武的除了你也只有蒙挚了。”蔺晨松开一直握着的萧景琰右手,把面红二次的靖王压倒在席垫上:“我怎么知道你们知道有到纪城的小路。我只知道你们寡不敌众。还得在京城给你们逮叛党收集证据……结果你果然是受伤了。”

“这不是只是伤了手而已吗……”萧景琰围猎时都是穿着亲王制式的盔甲,重倒不是很重,但护甲很硬,再加个蔺晨,有点不好受。蔺晨又不知真假的在这里蹭蹭那里碰碰,很难让殿下不相信他不怀好意。

蔺晨握着那坨绷带。绷带下只露出半截指头,不安的向他证明状况不错。那些水葱似得手指一动,撩的蔺少阁主一口就含了过去。

“呀!”殿下大惊,指尖被火热粗糙的舌头舔着,蔺晨的的目光坦荡荡的看着他。萧景琰大骇:“松口……这在大营里呢……”

烈战英心中一百个咆哮的誉王数量增加到一千个。

蔺晨亲吻着萧景琰,他就爱看他的殿下又羞又脑还不敢大声的样子。

靖王殿下声音都是颤抖的。沾满口水的伤手去挡那张大脸:“你……你怎么起来了!”就算隔着铜甲,那个拱起来的热东西已经挨着他大腿内侧护腿没有盖住的地方了。

以往两人交欢,好歹也是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之时,如今光天化日人声嘈杂的军营中蔺晨就开始耍流氓。

蔺晨也叹了口气。两人坐了起来,面对面。

咱们这不是小别胜新婚嘛……我也不想的。它见到你就要打鸣我也没办法啊。

萧景琰无法直视那处隆起。发红的面上尽量面无表情。

你就撸出来吧。


备份长微博

这里老尼推荐BGM : Tear You Apart -- She Wants Revenge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翻译:(你这汉子)
那么着急作甚,慢点。
(啊~~)
不要乱动人家的腰巾啦。
(啊~~)
省的招小狗乱叫(教人害羞)

    ——————————来自知乎




评论(38)
热度(280)
  1. ryeong深宅老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