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小黑屋嘿嘿嘿(完)

我没控制住洪荒之力。灵堂嘿嘿嘿。其实我想写的是《未亡人·超淫乱》这种然后不小心就文艺了简直有罪

谢谢邀请的姑娘~真是人间自有真情在~

正文如下

一阵气流把点燃的白烛晃灭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回荡在漆黑的宗祠里。

萧景琰俯下的身子立了起来。

有个身影瞬间已经飘至身前了。挡住了赤焰军少帅林殊的牌位,

蔺晨与大梁太子四目相接,萧景琰泛红的双眼中任然滚动着水珠,一颗眼泪正巧滚落太子的面颊,滴在青黑的石砖地上。

渗了进去。

“蔺少阁主,深夜前来是有何事吗?”萧景琰这个时候也不想在这位面前摆出太子的样子了。他满心哀伤,哀悼那颗最明亮的星的陨落。而且,因为不能大声哭泣,鼻腔已然塞住,不得不吸一吸才能压低声音讲出话来,这种情况之下,又何必做那太子威仪呢。只是那细微的呜咽之声,像极琅琊山中幼兽的哀鸣。

月光穿过明纸而糊的窗纸,竟也明亮晃眼,投射在萧景琰的瞳孔之上,水汽中映出了蔺晨一生雪白。萧景琰仰着头,不明就里的看着琅琊阁少阁主,钩子一样的下巴上,阻拦声音的嘴唇,已是一片嫣红。

蔺晨突然明白了。

他弯下腰。咬在殿下的嘴唇上。

他看见萧景琰睁大了那本来就圆圆的眼睛。一滴还来不及流出来的泪又淌了出来。

蔺晨用牙齿咬着,缓缓磨过太子殿下的下唇。

“放肆!”萧景琰猛然醒悟。大喊之下扬手就要打向蔺晨,蔺晨早料到他会要揍自己,右手一把托住太子殿下的后脑,更加用力的加重唇上的力道,左手抓住袭来的右手反手一拧,旋身之间已把太子陛下压在了青砖之上。

萧景琰挥动的左拳击在蔺晨的右肋之下。

蔺晨沉默的承受了武人出身的太子殿下一记重击,换做唇齿之间更为深入的侵略。

他按着萧景琰的后脑,舌头伸进他的喉咙,追逐殿下的舌头,翻卷、滑过、拉扯、穷追不舍。

太子殿下虽然年过三十好几,亦也有妻室,却哪里经历过如此凶猛的亲吻,他多年按捺心性,克制守己,即便有妃也聚少离多,按规章办事,又哪里被人如此按在地上不肯松嘴。一时之间呼吸都乱了,喉结只管上下移动,任由那条舌头更加深入,滑过上颚。

殿外有甲叶子的声音哐响而来。有人在外大喊询问:“殿下,有何问题吗?!”

是守卫的禁军。适才闻声而来。

“不,没事。只是灵前的蜡烛熄了而已。”

“殿下不喊人吗?”蔺晨把那颗呼吸絮乱的脑袋按在胸前。轻声问道。

只是有一双手攀向他的后背,攥紧了衣衫。隔着重重衣衫,蔺晨也能感觉到胸口呼吸的热气。

“你们都退下吧。本王今晚要独自守灵。你们都离远一点。”

守卫的禁军即使有疑惑,但思及太子殿下与赤焰少帅的情谊,势必是要哭一场的,想必也要避避嫌。便应了诺,退了开去。

听得那些甲叶子的声音逐渐远离,蔺晨放开了抓着萧景琰的左手,些微的撑起身子,看着那人脑袋歪在一边不愿直视他。

“殿下若是不言语,我只当殿下允准了。”

他故意压下腰身,贴近萧景琰,让他感受他炽热的愿望。

萧景琰掀开他,只管整理衣衫,站起身来压低声音斥道:“别胡闹了!这可是宗祠!”

蔺晨拽住他,从身后箍住他,在他耳边道:“殿下是要逃走吗。”

你(我)还能到哪里去呢?


灵堂嘿嘿嘿    

备份长微博


评论(21)
热度(159)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