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远方,远方 番外·上

当独立番外来看吧。时间线随意算在小明被眼镜蛇和青瓷shock到了之后。讲真我没想好放在那一段,我只想写哥哥们暴露身份吓到小明之后驾着自家飞船开心的潜水(并干了个爽)

 

 

来人穿着黑色银细条纹的西装长裤,小明从来没觉得他么的眼前全是腿。突然出现的“全是腿”先生突然就从后面踩着明台的背跨跳到小明和于曼丽身前,借着力踩上墙壁,如同教科书般的飞檐走壁,手持两把大刀唉不对,两把油光发亮的轻机枪伴随着悦耳的突突声转瞬间就把走廊对面的伪军小分队打了个满堂红。

轰鸣的警报声让明台差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来人哼笑了一声。

“怎么,毒蝎的钳子已经被卸了?”

熟悉的声音。

国立香港舰队器械指导教官明诚看着比自己还高3厘米的小弟,愉悦道。

“阿诚哥???!!!”明台十分惊讶:“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和大哥在月球基地参加那个什么联合舰队讨论会的嘛。

明诚把两挺轻机枪丢给明台和于曼丽,轻点一下弹出挂在耳朵上的透视眼镜,眼镜的屏幕中出现了实时发过来的中央调查局扫描图像,前方几十个红点正迅速聚集中。明城从西装上衣下的腋下枪带里又掏出两盒弹夹丢给两人,捡起死亡伪军的枪支冲明台一扬下巴:

“我来帮你。”

 

有了明教官火力和场外外援,明台和于曼丽总算来到了中央调查局的火箭发射场。已经有一台大气层穿梭器已经点火即将起飞。广播中汪曼春处长气急败坏的声音随着点火器的轰鸣和警报在回荡:

“毒蝎!劝你放下武器投降,你们是无法突破大气层的!现在投降还有机会!我保证你们活命!不然把你们全在空中打飞!!”

明台扯住明诚的领子大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是毒蝎?!!!”

明教官瘪瘪嘴:“所有的卫星都会失灵,她根本无法联络。”

“你!为什么知道我是毒蝎?!!眼镜蛇和青瓷到底是谁?!”

明教官翻了个小白眼。双手做投降状。

“我就是青瓷。”

明台瞪大了眼睛。于曼丽倒吸了一口气。

“…………那眼镜蛇…………。”

明教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耳塞终端给明台。

明台几乎是要哆嗦了。

耳机里传来的是明大哥的咆哮。

“毒蝎!放开青瓷!卫星失联只有2分钟时间你要是想死不要拉着阿诚!!!!”

震耳欲聋。

眼镜蛇的咆哮。

明台差点没给跪下了。

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猎人排行第一的总是“眼镜蛇&青瓷”这对couple了的意思嘞。也总算明白明楼那天说的“我到哪里都是你大哥”的意思了。

“阿诚,把他们搞上穿梭器!”

“好的,大哥。”明教官对黑寡妇示意,于曼丽把明台扯开,拉着他打开穿梭器的舱门。

“您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我和眼镜蛇还有别的事。”明诚——青瓷冲她摆手做再见:“这台穿梭器已经订好了坐标,出大气层后有人接应你们。”

明台看着舱门合上,却只是看着明诚,并未与他说话。隔着玻璃,看着一向疼爱他的二哥转身朝中央调查局里跑去。

 

明台的耳机里传出眼镜蛇不爽的声音:

“毒蝎,青瓷说这次你的奖金要和我们联名分!我们七你们三!”

 

静默中黑寡妇于曼丽靠着舱壁“胡哟”喘了口气。一拍手掌。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你‘小明’了!”

 

另一边。明诚开着直升机呼呼的飞向月亮。

“大哥你真该看看明台吃惊的脸。”

“不用,我还留着他被丢抽吸室的录像呢。”

“哈哈,大哥你真是个坏哥哥。”

“哦是吗?那是谁分了毒蝎的七分奖金?”

“哈哈,大哥夜宵想吃啥?”

“已经在吃了。芝士蛋糕还是很不错的。”

“什么?!!这都被你找到了?!!”

“有什么是我找不到的。”嗤笑声。

“唉这就是为什么你被毒蜂叫毒蟒的原因……”

“……………………。”明长官的舌头仿佛要滑过耳廓了:“青瓷。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蟒。”

“………………。我觉得油还够我飞去大姐那里好了。”

“别闹了。我都看见你了。”

巨大的飞艇在月亮之前。打开了舱门。

 

明诚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松了松领带。冲着站在那里,穿着深灰色西装的绅士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大哥。”

 

“曼春,你要相信这绝不是猎人公会的行动,一定和同盟会有关系。猎人要公国对外派遣舰官名单有什么用,肯定是同盟会发布的内部消息。”

明诚从浴室出来,就看见明楼躺在床上和汪曼春视频。他擦擦尚未完全干透的头发,用手指捋着,光着脚丫去吧台喝水。

明楼控制自己不去看明诚白色浴衣下的膝盖和小腿。“曼春,你要相信师哥。师哥完全是为了你好,同盟会这种恐怖组织一定是妄图破坏联合舰队大会。特别是他们对我们汪公国很是不满,绝对会首先袭击我们的人。”

明诚背靠着吧台,默默地边喝水边看明楼忽悠汪曼春,突出的喉结就随着他仰头上下移动着。

“没事曼春,不打扰的,反正你知道我在海拔高的地方也睡不好觉。听听你的声音也让我心安。那我挂了。你也要适当休息一下,不然有黑眼圈就不好看了。恩,晚安。”

摘下耳机的明楼嘘了一口气,捏了捏眉心。

“你就不怕汪处长疑心你睡双人床?”明诚走到明楼面前。

明楼抬眼看自己弟弟。把电话终端放一边,拉着明诚那本来就只是随意绑着的浴衣腰带。

“我明楼家大业大,长期失眠,还不能睡一张两个枕头的双人床?!”

浴衣腰带解开,明诚精干的身躯上的腹部出现在明楼眼前。

“你竟然穿了内裤?”

明长官嫌弃。不知道是嫌弃弟弟洗完澡穿了内裤,还是嫌弃弟弟形状漂亮的6块腹肌。

明诚把他哥的大脑袋点开。跨过明长官横陈的娇躯,钻进填充天鹅绒的真丝被子里,一转身:“洗完澡当然穿内裤。我可是刚刚火力突破中央调查局呢。”

明楼也悉悉索索走向浴室。刚巧汪曼春来电话他换过浴衣准备和阿诚睡觉,不然还要解释为什么凌晨3点西装革履。

“我刚刚也多线程操作啊。控制公国的卫星足足2分钟呢。阿诚,你也不奖赏我?”

“对。你还吃了明早早餐的芝士蛋糕。”

“咳。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其实是你再同时提取调查局基因数据的。”明楼走进浴室。“赶紧和上面联系一下说货到手了。”

“好的大哥。”

ps:本来我就想写一段床戏。但手速太慢写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两点困了。。

评论(2)
热度(24)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