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靖。肉。

【蔺靖】水深火热 1

自割大腿肉。阁主给陛下剪脚趾甲。

我不隐瞒我是个痴汉。

正文如下:

御厨领班和总管太监说:这活没法干了!两任皇帝都没这么挑嘴的那哪来的无官无名之辈一来就天天加餐!还好意思点菜!!点菜就算了还挑三拣四说肉不够味!!!

总管太监高公公冷笑:咱们那皇帝好糊弄,你给个獐子腿都能给你撒点咸盐就凉水啃了,正儿八经做几个菜就叫苦叫累了,赶明儿也让大师傅您去司衣局去体验一下就知道什么叫跌宕风流——陛下昨儿吩咐要送蔺晨公子十条御制亵衣让赶制就算了还特意嘱咐要顶级白丝——您自己就“随意”了好歹也分五条穿呐用您这小金库的钱不是这样用的啊更不用说您那个小金库除了斧钺刀叉就是布料布料布料整个一后勤仓库。

高公公今天也有些心酸。陛下的好东西,全都不是自己用的。精心给陛下泡的茶,昨天也全被蔺晨少爷给喝掉了!

 

梁帝陛下的暖阁内热烘烘的,炭火烧的旺,也因情浓滋味一时难消,从裸露的肌肤下散发着热度。

琅琊阁少阁主伏在梁帝身上,压低声音喘着粗气,伸手拂过萧景琰额前散乱的发丝。露出那人宽广刚毅的额头来。

蔺晨去捧着那颗全天下最珍贵的头颅,把那颗倔强的小脑袋轻轻摆正,去亲萧景琰的额头。

“景琰。”他说,声音因为离着近,是从嗓子根部发出来的,暖暖的气息喷在萧景琰的耳边,游进萧景琰的脑袋里。

“景琰,看着我。”他说。

梁帝,萧景琰,有些失神了,平日内敛沉默的双眸微微放大,似乎看向床边的远处,但那是没有焦点的,被亲吻而蹂躏的双唇中发出短促的呼吸。

两人相连之处任然抽搐了几下。

蔺晨把手从他背后环绕过去,把他的陛下搂在怀里。轻柔的给他顺气。

好一会儿之后,皇帝陛下才发出呢喃的命令。

“水……”

于是蔺少阁主赶紧拔了出来,跳到桌案边摸水壶,高公公做事细心温在一边了,试一试水温正好,赶紧倒了一缸给他的景琰捧过去。

如牛饮水。看的蔺少阁主心里乐呵。喝完了再亲个小嘴,咬下小脖子。

他的陛下真正可爱。圆鼓鼓的眼睛一瞪,是要发火的前兆哟。

“光……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就……”

“强抢民男。”蔺少阁主一撩头发,没穿裤子也是坦荡荡。

“朕还有很多折子没看完……”

“我等不及了。”

“蔺晨,知道你回来,朕是一定会陪你的,不用急于一时……”

“景琰,从御书房把你抓来是我不对,可是我两个月没见你了。你就不想我吗?”

想到当时在御书房里的沈大人和蔡大人。梁帝·萧景琰·冷漠·起床穿裤子。

“别啊景琰我错了还不成吗”蔺晨一把从背后扑倒萧景琰。“即便是让高湛他通报,你前几次也是让我等着。我可以等,但你也不能把我排在沈追太后皇后后面呐,咱们都是脱裤子的情分了你都不愿先陪我喝口茶……喝口水。”

“什么……情分!就是因为你太不拘礼仪,才想着没那么多人的时候见你。”萧景琰要系上裤带,蔺晨偏不让他系,手指点点灵巧的阻碍着陛下的手指。他靠在他背后,嘴唇擦过刚刚亲吻过的肩窝,覆住萧景琰的手,从他的指缝中把自己的手指插进去。

“他们要你纳妃……。我虽明白,却无法控制。”

“…………”

“而且,”蔺晨的语调又欢快起来,啃骨头似得又啃起了萧景琰的脖子肩膀,乌黑的长发下挂下一片口水。“你今日穿着那件大氅,黑色毛皮把我的景琰映的格外好看,就想先香一个。”

思及被从两位大人面前扛走,梁帝·萧景琰扭头就要揍蔺晨,他乌发披散,武人出身一身矫健,身体不似士大夫柔弱又不似蒙挚般魁梧,不着上衣在卧榻之上与任然光着的蔺晨打起来,气的双唇紧抿,眼珠子要掉出来一样。

好可爱啊。蔺少阁主一边在心里点赞一边过招。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可是我总要让沈追蔡荃心里有底啊。把你扛走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不该让你失了威严,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不是嚼舌根的人,不是他们我还不敢下手呢。”

“不然这次你竟可以在下人面前命令我我一定听你的!”

“我这次留足一个月!”

“我亲自给你做榛子酥!”

“一个月点心花样不重复!”

萧景琰想下次一定不能为食折腰。

推推蔺晨。“别挂在朕身上,去让人送水来,先沐浴。”

于是叫人备水准备。自不在话下。只是萧景琰送帘子里面走出来,看见一个只有一个超大木桶,再看看蔺晨。

蔺晨苦笑。难道我们要两个桶分开洗嘛?多浪费水。

蔺晨靠在大木桶边,萧景琰靠在他怀里。蔺晨薅着皇帝陛下粗直的长发。皇宫的东西就是大,两个大男人坐下去也不觉得狭窄,奢侈!

“你看来你这里总是诸多限制,不能总睡一起,睡一起了声音不能弄大,成天百八十人盯着,换了条裤腰带都能被看出来。以后你来琅琊山,那里兽比人多,你叫多大声也没事,顶多引来一只公老虎。我们去琅琊山的山泉里洗澡,有小鱼会啃脚底的死皮,洗一次皮肤滑嫩嫩的。冬天我带你泡阁里的热汤去,那池子大,咱想怎样就怎样。琅琊山冬天人可少了,在雪地里洗澡又是别有一番乐趣。对了,带上你的黑氅子,要是遇到了熊,你就披上装熊。”

忽略掉前面美好的愿望。萧景琰问:“那你呢?”

“我在你面前装雪。”

“嗤。笨蛋。”

 

“景琰,你没发现你刚才一直穿的我的内衣吗?”

“怪不得下面一直感觉透风!”

 

拿大巾子给陛下把头发擦干了。命人把浴盆等撤走。有宫人拿了一副金剪子进来。蔺晨执了来,乐呵乐呵的朝又开始批阅奏折的皇帝走来。

“怎么,你要谋杀亲夫嘛?”萧景琰笑。

蔺晨确是把他的脚拖到自己怀里,脱了鞋,卸了袜。

萧景琰赶紧要把脚收回去,被蔺晨牢牢按在盘腿之间。

“我们陛下,不禁手长脚长,脚趾头也挺长呀。”蔺晨笑嘻嘻的捏着萧景琰的大拇指晃晃。“脚也大啊,踏四海啊。”

萧景琰烦他卖关子,骚扰他办公事,还调笑他脚趾头长。脚趾头长挺好的啊,抓地牢跑的快啊!于是轻轻一脚蹬在蔺晨胸口上让他死远点。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知道你忙,我给你修修脚趾甲。”蔺晨笑着接下攻击,咔嚓咔嚓的比划了一下金剪刀。“修好了我也少受伤。”

“乖乖别动。”

于是琅琊阁少阁主真的给陛下修剪起脚趾甲来。

陛下的指甲确实有些长了,一个人孤身久了,就总是会忘记这些细微的地方,总是在无法忍受之时才自己咔咔修完了事。只有在小时候,母妃曾揽过他幼时的小脚,一边说着“景琰乖,别动。”一边用小剪刀剪下一瓣瓣月牙儿。三十好几的人,被人抱住脚修指甲,即便是已经里外相见心意相通之人,反而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萧景琰真的很想把脚收回来,说让我自己来吧,可他见着蔺晨那么专注,就着灯光掰着他的脚趾,一只一只捉了来修,也没有丝毫嫌弃,又觉得不该拂了他这番心意。

蔺晨把他的生活入侵的比谁都要深。

陛下暖玉般的脚脖子从白绸布的裤管子里伸出来,扁扁长长的脚板,有些拘谨的弓着,十个指头除了正被捉住的一只外有些微的往内扣。于是蔺晨合上剪子用掌心把那些蜷缩的脚趾抹开。

“我是个消息灵通的蒙古大夫,不能常伴陛下左右,陛下也需顾及自身呐。如果连自身都不能管理好,又如何治理天下呢。”他摸着萧景琰比他还硬厚的脚,直直的小趾头们,只想着或许可以把琅琊山溪水里使皮肤滑腻的小鱼运过来一些。

他希望他的景琰能衣食无忧,云淡风轻,不离不弃。

做不到全部,也要努力达到两项标准。

 

恩,我蔺晨就是这样的汉子。

 

亲亲小脚丫子。放在怀里捂着。等会睡觉就不那么冷了。


第二天。陛下训斥蔺少阁主洗澡废水。让蔺少阁主自己洗内衣。蔺少阁主洗的很干净,得到十条新内衣做奖赏。

 

高公公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太后禀告。


评论(14)
热度(191)

© 深宅老尼 | Powered by LOFTER